您好!欢迎来到中华出版热线--作家吧--领先的图书出版专业网站!
  • 徐州市 张晓芳老师《来,牵住我的手——张晓芳散文集》发货中,请注意查收
  • 甘肃省 满义老师《相信是一种力量》进入全国新华书店发行系统
  • 上海市 朱长太老师《临床输血管理与知识培训手册》进入印刷厂
  • 河北省 孙继田老师《趣话动物》进入全国图书馆配书发行系统
  • 何维众老师《银杏花香》发货中,请注意查收
  • 北京市 周咏梅老师《指尖灵动的瞬间》进入印刷厂
  • 安徽省 陈福生老师《回荡半个世纪的笛声》进入全国新华书店发行系统
  • 黑龙江省江承铨老师《雨后苍松》进入印刷厂
  • 河北省 孙继田老师《趣话动物》发货中,请注意查收
  • 河北省 牛彦杰老师《尊严》出版社三审中

  您有书稿要出版吗?这里有30多家出版社等着您赐稿!内部审稿,时间快、签约率高,赶快投稿哦!

(国内出版、公开发行)

文学小说(限咨询、投稿)

bookjy@126.com

文化艺术(限咨询、投稿)

bookxs@126.com

书画美术(限咨询、投稿)

bookxs@126.com

人文历史(限咨询、投稿)

bookhk55@126.com

教育及文献(限咨询、投稿)

bookhk33@126.com

社科及文献(限咨询、投稿)

booksk@126.com

经济及文献(限咨询、投稿)

book55@126.com

医学及文献(限咨询、投稿)

bookjy@126.com

综合及其他(限咨询、投稿)

zsybook@126.com

 

(港澳台及海外公开发行)

文学小说(限咨询、投稿)

book1@bookhk.com

文化艺术(限咨询、投稿)

book66@bookhk.com

书画美术(限咨询、投稿)

book66@bookhk.com

社会科学(限咨询、投稿)

book3@bookhk.com

人文历史(限咨询、投稿)

book33@bookhk.com

经济管理(限咨询、投稿)

book1@bookhk.com

教育培训(限咨询、投稿)

book2@bookhk.com

医学及文献(限咨询、投稿)

book33@126.com

综合及其他(限咨询、投稿)

book@bookhk.com

 

出书快捷通道   出书流程   出书进展查询   出书常见问题   给我们留言

今日新书推荐——包晨浩的《逆鳞》

来源:中华出版热线--作家吧--领先的图书出版专业网站 作者:admin 时间:2015/7/14 8:59:11

 

 

 

图书名称:《逆鳞》

作者:包晨浩

出版日期:2015-06

市场价:¥28.00元

会员价:¥22.40元


内容简介

【书 摘】


  青山削翠,碧岫堆云,时有几只仙鹤长鸣飞过。山上一座雄峙殿宇,匾额上书“紫霄大殿”四个大字。殿上一个少年正跪倒在地,听候发落。


  大殿主位上坐着一位仙风道骨,鹤发童颜的老者,但见其双眼紧闭,轻抚颏下一部白须。这位老人正是仙霞派掌门萧沐怀。他下首一人满脸戾气,紫胀了面皮,怒斥道:“韩惜落!你未经师门允许,私自下山,残害正派同道,你可知罪?”韩惜落冷冷一笑,不屑道:“广寒子师伯,你此言差矣!”一个面皮焦黄,像似生了黄胆病的人喝道:“被你打伤的正教弟子连同十数位亲眼目睹此事的人都可作证,你还出言狡辩?”这个人却是点苍派掌门燕鹏举。


  韩惜落淡淡一笑,道:“我对付昆仑、点苍两派弟子只使了一招,都是点到为止,并未伤其性命,何来残害之说?”此言一出,大殿上众弟子尽皆哗然,人人交头接耳,小声议论:“你听见了吗?”“听见了。”“他说他一招就击败了师兄,真的假的?”“鬼知道,我看八成吹牛。”


  广寒子与燕鹏举见这韩惜落不过十七八岁模样,年纪轻轻如何能在一招之内击败自己门下弟子。两人面面相觑,心中嘀咕:“此子年纪尚幼,竟敢如此大言炎炎,把我们门下弟子都看得小了。”两人异口同声道:“满口胡言,你个黄毛小儿如何能被你一招击败我们门下弟子?”


  韩惜落见他们脸上神色,心知他们是觉得自己年幼不可能一招击败那些入门时久的师兄,不禁暗暗好笑,说道:“入门久的未必武功高,武功高的未必入门久。如果一个人年纪大武功就高,那他也就不用练武,只顾活到九十岁,岂不是天下无敌了?两位掌门比我师父年长,我看武功却未必及得上我师父。”广寒子、燕鹏举大怒,心道:“这小子道是我们功夫不如你师父,仗着萧沐怀平日里对你疼爱有加,就不把我们这些长辈放在眼里了?”二人正欲发作。


  大殿上仙霞派大弟子齐敬宁忙进前道:“二位师伯息怒,小师弟他年幼无知,口无遮拦。二位师伯都是武林的泰山北斗,大人不记小人过,还请不要和小师弟一般见识。”两人见这位仙霞派大弟子,谈吐有礼,气度从容,均觉他这话不无道理,一时间倒把这口气压了下去。


  萧沐怀闭目良久,此刻睁开眼来,说道:“惜落,不得胡言。”向广寒子、燕鹏举说道:“小徒顽劣,是老朽管教无方,还请二位掌门息怒。”暗地里向韩惜落使个眼色,问道:“对于此事,你有何话说?”韩惜落微微一笑,道:“不如劳烦齐师兄请出众位被我所伤的师兄,咱们当面对质。”燕鹏举道:“如此也好,叫你无话可说。”说着右手一招,背后转出几名弟子来,只见诸弟子个个眉青目肿,神情愤怒,都迫不及待要讨个说法。


  燕鹏举喝道:“韩惜落!你仗着自己武艺高强,整日里横行无忌,恃艺欺人,现在人证俱在,不承认也不行了!”萧沐怀道:“惜落,其中原委,你不妨直言。”韩惜落应道:“禀师父,这几位师兄确是弟子打伤的不假。”众人哦了一声,听他直承其事,毫不狡辩,心中微感惊讶。又听他继续说道:“不过嘛,众位前辈不妨听听他们为何被弟子所伤。”说着站起身,向众位师兄一拱手,道:“还请众位师兄说明情由,还惜落一个清白。”广寒子哼了一声,道:“你们尽管说,万事有师父替你们做主。”却见大殿上六名弟子突然神色惶恐,说话嗫嗫嚅嚅起来,众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谁也不先答话。


  广寒子性子急躁,见他们谁也不先开口,喝道:“马友!你为何被韩惜落打伤?”马友支支吾吾道:“我……我是……是路过小巷子被狗子咬的。”大殿上众弟子一听之下,都“噗嗤”一声笑了出来。广寒子、燕鹏举登时脸色一沉,其中燕鹏举本来就面色焦黄,此刻铁青着脸,更是说不出的怪异难看。


  二人心知这马友分明是在信口胡诌,当下燕鹏举喝问道:“刘金城,你的伤从何而来?”刘金城吓得浑身发抖,战战兢兢道:“我……我……我……是……是……是……”他连说了六个字,其中三个“我”,三个“是”,吞吞吐吐了半天也没说出来由,好不容易憋出了后半句“我是走路时一不留神,掉进了水沟。”众人又是一阵好笑。


  韩惜落向余下众人道:“你们呢,又怎么说?”余下四名众弟子纷纷道:“我是练功时,不小心走火入魔。”“我是练剑时,被自己剑气所伤。”“我是走路不小心自己摔的。”“我只是和师父开个玩笑,韩师弟你别当真。”理由当真是千奇百怪,不知所云。广寒子听到他们几个胡言乱语,大怒道:“放屁!放屁!胡说八道,简直不知所谓,都给我滚下去!”众弟子唯诺称是,恨不得拔腿便走。


  韩惜落陡然踏上一步,一把拉过一个道:“你,昆仑派刘金城,在怡红院嫖娼狎妓不肯给皮肉钱,被我打伤的。”左手疾探,又拉过一个道:“你,点苍派马友勾结官府,欺男霸女,被我打伤的,是也不是?”这两人原本就吃过韩惜落的苦头,自知武功有所不及,哪敢反抗?韩惜落左足飞起,砰的一声,将马友踢飞出殿外。跟着右足一起,砰的一声,又将刘金城踢出大殿。余下那四名弟子心知韩惜落了得,直吓得连滚带爬逃出殿外。


  仙霞派弟子见他出手不凡,身手矫捷,却无人喝彩,反而一个个木无表情,似僵尸一般。只有素来和韩惜落交好的段韶叫道:“小师弟,好身手!”话声未毕,萧沐怀一声怒喝:“放肆!大殿之上两位前辈耆宿在此,安敢造次?”韩惜落慌忙跪下,道:“弟子知错。”段韶也慌忙闭了嘴。


  萧沐怀站起身来,向广寒子、燕鹏举深深一揖,歉疚道:“所谓:‘树大有枯枝’,本门中逆徒顽劣不堪,老夫自会重加惩处,还望二位海涵。”


  原来那几个无耻弟子皆因仗着自己是名门大派,整日里做些欺民霸女,败坏门规的事。是以被韩惜落路见不平,拔拳相助,以作惩戒。众人无端端挨了一个小门小派中弟子的一顿拳脚,自然心有不甘。诸人相商之后,凭空捏造,状告师门,谎称韩惜落横行无忌,恣意伤人。所谓:“上梁不正下梁歪”,广寒子、燕鹏举也是两个草包,仗着自己是名门大派掌门人,不问缘由,便一齐上山来弹劾韩惜落。不想被韩惜落这一对质,登时真相大白。


  这件事:一来,曲在己方,无理可讲;二则,弟子不济,技不如人;三乃,弟子品行败坏,丢人现眼,萧沐怀的那句“树大有枯枝”恐怕指的并非韩惜落,而是他们门下弟子。


  广寒子、燕鹏举心下愧怒交加,脸色又转为通红,暗自担心萧沐怀追责。但见他似乎并不想追究此事,已经给了自己台阶,如何不下?只说道:“萧掌门,我们为门下弟子欺瞒,好生鲁莽,险些错怪了贤侄,当真惭愧的紧啊。现下已云开日朗,我们也不敢再多加打扰,就此告辞。”萧沐怀温言道:“二位说哪里话,晚辈之间偶有误会,在所难免。现在既然已经解释清了,此事不必再提。”当下亲自送二人到山下作别。


  萧沐怀回入大殿,脸上神色甚是严峻,说道:“惜落,你可知错?”韩惜落兀自跪倒在地,怔怔瞧着师傅,心中一个念头不住盘旋:“我是不是真的错了?我行侠仗义,扶危济困,此不正是师父一直教道的侠义道所为。但现在师父却怪我败坏门规,有损仙霞派令名,自己却又确实私自下山坏了门规。”一时间,当真是中心栗六,其乱如丝。转念又想:“不错,我的确犯了门规,但大丈夫行事讲究光明磊落,但求无愧于心,又何必拘泥小节。我帮助那些被别派弟子欺凌的人,自然是对的。”想通此节,心中大畅,昂然道:“弟子问心无愧,但私自下山,触犯门规,请师父责罚。”萧沐怀捋了捋长须,沉吟半晌,叹道:“正教弟子路见不平,拔刀相助,这本是侠义道义所当为。但是你行事作风忒也放纵,锋芒毕露。这样一来你可结下了不少仇家,对你有害无益。”


 

出书快捷通道   出书流程   出书进展查询   出书常见问题   给我们留言